宁德时代和它造富的九位亿万富豪

编辑 /   赵艳秋

香港富豪榜超过9成常年被房地产霸占,如今首富终于易位了。

5月4日,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实时数据显示,今年53岁的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曾毓群,个人财富达到345亿美元。他是2005年作为科技专才从内地引进香港的,成为香港永久居民。曾毓群的这一财富数值比长江实业创始人、“李超人”李嘉诚还多3亿美元,成为新晋香港首富。

不过,由于目前曾毓群和李嘉诚的身价十分接近,两人在香港首富的宝座上“轮流坐庄”。但因为李嘉诚已于2018年正式退休,有人士认为,曾毓群这样的年轻后来者将更有潜力。

如果以内地从事制造业的企业家身价来计算,曾毓群的财富排名第二,仅在美的创始人何享健之后。

与曾毓群一同登10亿美元富豪榜的,还有宁德时代的六位高管和两位早期投资人。其中包括联席副董事长黄世霖、李平,首席科学家吴凯,党委书记、总裁助理陈元太。他们的总财富达到720亿美元,超过蔚来汽车市值。据福布斯统计,即使谷歌和Facebook分别也仅造就了8位亿万富翁。

换言之,宁德时代可能是当下全球最大的造富机器之一。在2021年,据IHS Markit估计,全球电动汽车将继续增长70%。而宁德时代也制定了激进的扩张计划,将目前产能扩张一倍有余。有理由认为,这个造富神话还将延续下去。

时代眷顾的幸运儿

宁德时代的发家故事,许多人已经耳熟能详。

曾毓群是技术出身。1999年,他与前上司陈棠华、梁少康组建了锂电池公司ATL。但ATL有日本TDK集团参股,创始团队股权比例较低,加上与公司股东对动力电池的前景分歧,2001年,出生于福建宁德的曾毓群创办宁德时代CATL,谐音您的时代。

让宁德时代走上正轨的是宝马的订单。在与红杉资本沈南鹏的对谈中,曾毓群曾经透露:“我们的运气是比较好的,一开始做动力电池就是跟宝马合作。”宁德时代吃透了宝马800多页的生产规范标准,此后去敲其他汽车厂大门时,无往不利。

但宁德时代的成功归根结底还是靠自己。宁德时代极为重视研发。曾毓群本人在2002年到2006年在职就读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的凝聚态物理专业并获得博士学位。有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说,宁德时代简直不像一家公司,而像研究机构,在别家认为很可能失败、不予立项的研发路线,在宁德时代很容易获批。

虽然是一位博士,但曾毓群身上也有闽商的显著特点——爱拼才会赢。在他的办公室里,常挂“赌性坚强”四个大字。同一时间,其他国产动力电池公司还停留在低风险的磷酸铁锂路线,畏葸不前。宁德时代则去押注三元锂以及其他激进的研发路线。

在2015年,宁德时代又获得政策扶持。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》,这实际是一份中国电池供应商的白名单,包括50多家中国公司。这成为国产动力电池的反超机会,2016年,政策开始补贴高续航的动力电池,主要就是三元锂电池。而宁德时代是当时唯一可扶持的目标。2016年宁德时代营收大增161%,归母净利润则大增206%。

2018年,宁德时代在深圳创业板上市。此后2019年,白名单被取消。然而宁德时代已经拿下大批市场订单,占到国内动力电池的26%,国际市场的13%。在碳达峰、碳中和的目标压力下,电动汽车也迎来爆发增长期。到2020年,宁德时代的国内份额已占46%,国际则占22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宁德时代的增长神话很可能继续。据IHS Markit估计,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400万辆,增长高达70%。而宁德时代也制定了激进的产能计划:在建产能77.5GWh,相较目前产能翻了112%。该公司还计划于今年在德国开设其第一家海外工厂,这将促进其在欧洲的业务。

而曾毓群通过瑞庭投资持股宁德时代24.53%,也成为宁德时代的最大受益者。可以想见,他的财富增长神话可能还会继续。

造富多少人?

与曾毓群同样上榜的还有6位宁德时代高管、两位早期投资人,其中5位都是首次跻身亿万富翁。

按照福布斯统计,排在曾毓群之后的,是宁德时代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黄世霖,身价147亿美元,他是曾毓群从ATL带来的老将。另一位副董事长李平身价为66亿美元。此外,还有宁德时代的4位高管:赵丰刚身价24亿美元,吴凯身价23亿美元,吴映明身价19亿美元,陈元太身价13亿美元。

两位外部投资者,裴振华和陈琼香的身价分别为85亿美元和18亿美元。裴振华是宁波联创新能源管理合伙企业的实控人,持股79.91%,陈琼香则是宁波联创股东。

据公开资料,宁德时代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“去ATL化”,ATL子公司在当年10月将所持宁德时代15%股权转让给宁波联创,从此宁德时代实现100%股权中国化。裴振华持股至今,也成为宁德时代发展的最大外部受益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宁德时代的股价在过去一年增长170%,过去三年增长12倍,也让普通投资者获益匪浅。宁德时代的火爆,与当下电动车的火热紧密相关。

科技投资人王煜全称宁德时代是“电池里的安卓,不会被抵制的华为”,将它推荐给其训练营的学员。他表示:有学员在2019年花13万元买了宁德时代股票,如今已经在内蒙买了万科的房子;另一位学员在宁德时代刚上市时投资200万,后来投资收益超过2000万元,买了天津学区房。

但也有电池分析师告诉AI财经社,他认为宁德时代的股价涨势过于凶猛,“把未来20年涨幅透支完了”。在2020年全年,宁德时代总收入增加45.31亿元,营业成本也增加45.31亿元,利润增长主要来自政府补助、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和资产减值损失。这背后反映的是:动力电池并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,利润被汽车终端年年压榨,龙头企业可能会陷入“涨营收不涨利润”的困境。

在6月10日,宁德时代还将迎来9.524亿股解禁,占总股本40.88%。这是首发原股东的限售股份。由于解禁的盘子过大,宁德时代的股价和市值走势还需要观望,而这样的解禁,也可能对目前刚刚步入亿万俱乐部的宁德时代高管的身价造成冲击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